空军苏-30战斗机挂弹执行飞行任务
来源:空军苏-30战斗机挂弹执行飞行任务发稿时间:2020-03-27 05:39:55


在这个时候,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,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;后期也应成为“博弈者”,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,而不是任由酒店“狮子大开口”。只有这样,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,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。毕竟,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,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。

森林消防员参与榆社火灾扑救。图片来源: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

森林消防员参与榆社火灾扑救。图片来源: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

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,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,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。也就是说,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,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其中,山西省晋中市榆社县17日因祭祀用火引发森林火灾,明火于24日凌晨全部扑灭,初步估算过火面积达2000余公顷;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17日因村民野外吸烟引发森林火灾,于18日17时扑灭,过火面积60余公顷;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县19日14时50分因烧荒引发森林火灾,于当日扑灭,造成2名肇事者死亡……

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,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盖?莱德发表署名文章,他表示疫情对人类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关键的医疗卫生应对范畴。我们未来的经济、社会和发展等方方面面都将受到本次疫情的影响。因此,全球必须采取紧急、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,并立即采取行动帮助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群体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