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机场全力做好进港医疗专包机运输保障
来源:武汉机场全力做好进港医疗专包机运输保障发稿时间:2020-03-28 02:18:43


印度“封国”前,一些地方出现人群排队抢购现象。视频由受访者提供

印度新冠肺炎确诊数变化。worldometer截图

当地时间3月8日晚,我戴上两层口罩,一双手套,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。由于材料齐全,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。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,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,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。入境大厅内,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。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,那时我意识到,这仅仅是个开始。

△ 当地时间3月24日,澳大利亚悉尼,行人通过中央车站,自动保持安全距离。

新京报:你身边的留学生群体对于印度疫情反应如何?

杰森:我身边的留学生群体中,有些人选择了回国,当然也有很多人选择留下。其实,面对印度的疫情,我们还是会有一点焦虑。因为印度的医疗资源非常紧张,大部分印度人民对这个病毒也不以为意,所以好多留学生都对于印度是否能控制住疫情持怀疑态度。这可能也是部分人选择回国的原因吧。当然选择留下的可能是出于对学业的考虑,同时也不想给祖国添麻烦。

当地时间3月24日,印度总理莫迪宣布,从当天午夜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21天的封闭措施,以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。当时,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36例,死亡病例10例。

新京报:你所在地区的疫情如何?你为何没有选择回国?

尽管该女子的行为被认为是扭曲的恶作剧,但超市的工作人员依然选择将价值3.5万美元的“被故意污染”的食物扔掉,并对这名女子接触过的区域进行彻底消毒。

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,因为这场疫情,受到了不小冲击。